【琲英/研英】亲口承认我们的曾经

本来是无聊说写个三十题

结果照着【明明认识不久却像老朋友】这样的命题,却写出了这样的东西

好像是把这个当成已经发生的设定了啊╮(╯▽╰)╭

大概就是:琲世一个月前遇见英,两人就自来熟的【主要是英】开始在一起‘玩耍’。琲世是从第一次见面就感觉英很熟悉,不然他不会这么轻易接近别人,关于这点他从一开始就像从英那里得到证实,但英因为未知的不明原因,总之就是不愿告诉琲世【两人曾经认识,以及琲世就是金木研】,这样的事。


 第一次写没什么经验很可能OCC啊!慎入! 


下面开始才是正文!!!


半个身子站在屋内,一手撑在门上不让其关闭,另一手握住英的肩膀,直视那人的双眼,问道:“英,告诉我,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?我是说‘认识’,我们以前是不是认识?”

当琲世第二十次这么问英时,英依旧惯性般地微微笑着摇了摇头,并且拍了拍他的肩膀,眼神透出某种固执的坚定,“那很重要吗?不管我们以前是不是'见过'或‘认识’,我们现在不是都过得很好吗?搜查官先生。”

其实早在第一次见面时琲世就有这种感觉,当时也曾发问过,那时自称‘英’的金发男子,只稍稍楞了一下神,随后便哈哈笑着回答说,自己只是长了张大众脸,叫琲世不用太在意。

而此时琲世那样深切的看着英,就仿佛要透过他看到什么别的东西似的。琲世内心明明清楚的知道面前那个金发男人肯定不会正面回答,却总是一次次的带着莫名期待的去询问他,想要自己的猜想得到他的肯定。但每次得到的答案都是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,之后便不了了之。

不是琲世他不想继续追问,但看着英撑起那勉强称之为‘笑’的表情,追问的话到了喉头却出不了口。看着那个明显悲伤的笑容,那个绝不妥协的眼神,琲世他面对着这样的英,根本无法将质问说出口。特别是每次问到这个问题时,英的态度都异常坚定且果决,而且对琲世的称呼也变成了‘搜查官先生’。

‘可恶,是谁当初第一次见面就自来熟的叫我‘琲世’的啊!’搜查官先生虽然表情冷淡,但内心几乎泪流成河。

‘所以为什么不能告诉我呢?英。’

“嘛嘛~不要再想那种莫名其妙的事了,其实我们就是一个月前才认识的‘感觉像老朋友的新朋友’!”在双方僵持了几分钟后,英突然眼睛一眨,然后边说边把琲世推出门外,这摆明了就是在转移话题。“所以就是这么简单,不要再问了,琲世。仅仅一个月你都问了有二十次了!走吧走吧!我饿了。”关门的时候顺手把门锁上,然后把手臂搭在琲世的脖子上,笑嘻嘻的看着他。

'才不是莫名其妙。'内心小小反驳了一下的绯世,一脸无奈的看着笑容灿烂的英,叹了口气,“英,你这样不累吗?”绯世一边指了指英为了能搭上自己而稍稍踮起的脚尖,一边不动声色的弯了下腰。

“哎!”英像刚发现似的看了看绯世手指的方向,“不累啊!我很喜欢这样啊!”随着绯世弯腰的动作,高度降低,英的双脚终于完整的回到了地面。察觉到变化的英把琲世的脸转向自己,“所以绯世,你刚刚是在暗指我身高没你高吗!嘿,我还年轻,会再长得!而且以前一直是我比你高!”

琲世略一歪头,“嗯…以前?” 

“不不不,我的意思是我们刚见面的时候,我比你高,你可千万不要多想!”惊觉自己说漏嘴的英慌乱的摇晃着琲世。

每次斗嘴的时候,英总会不经意的说漏什么,这也是绯世为什么会发现的原因,虽然前者总是极力否认,但是随着说漏的次数只增不减,英那苍白的解释绯世根本就不再听了。

“好了好了,我知道了。你刚不是要吃饭吗?我陪你,你要吃什么?”绯世打断了英还想解释什么的话语,顺手揉了揉那头在阳光下更显耀眼的金发,柔软的触感,还有那好似染上阳光的味道,'不想放手啊'。

正在暗自埋怨自己怎么又一次犯这种低级错误的英,听到绯世的话,抬头正好对上那双眼睛,那人的手还揉着自己头发,'果然,如果是你的话,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啊',想到这儿英发觉现在的姿势未免有些暧昧。“唔…我还没想好,不如我们先去喝咖啡吧”,一边说着一边把绯世的手从自己头上拿下来,“还有别弄啦,我发型都被你弄乱了!”

绯世看着自己被拿下来的手,留恋了下那还残存指尖柔顺的触感,抬眼看见英有些发红的脸颊,心中的某些冲动就这样带动了起来。

“永近先生!”绯世一把抓住英的肩膀,把英逼到墙角,“永近先生,你不是极力否认'我们以前曾认识'这个事实吗?那我们就来试一下!”

英还没从'研的目光好温柔,即使失忆改叫绯世还是一样温柔'的脸红状态恢复过来,就被好像突然下了什么决心的绯世逼到墙角,“哎…等等…琲世…你说什么?试…试什么啊?”

看着英脸上还未褪去的绯红,绯世慢慢地凑近,那带着诱惑般的勾人声音,一滴不剩的洒入英的耳中,“英,你不需要管那些,只要同意且配合我就好了~”

“哈?什么?”英感受着耳边温热的气息,从刚刚就开始加快的心,此时又好像快窒息般疯狂的加速工作。

表示心脏太勤劳自己快不行了的英,满脑子充满了,‘为什么自己会被壁咚,真是够了!我到底为什么要心跳加快,虽然他现在叫绯世,但这依旧是那个连恋爱都没谈过的金木而已啊!还有平时让你叫我的名字,你都不叫,偏偏这种时候叫名字简直是犯规啊!别再跳了心脏,声音太大了,我都听不见他说什么了啊!'

绯世看着处在自己包围圈内一脸慌乱的英,满脑子都是'快!你在等什么?快上了他!不是早就这么想了吗?'然后被自己名为'理智'的小人,狠狠打了一巴掌,'上什么上!你们现在在外面!想现场直播吗!'绯世保持着壁咚姿势,看着英紧闭双眼红着脸一付豁出去的表情,咽了咽口水,继续在心里默默上演人格分裂式吐槽,'所以说重点原来是在外面吗?所以到家里就可以了吗?!'

所以当抛开一切杂念的绯世本着'为了不吓到英,以及真的在外面的话,英会害羞的'这样的'纯良'想法,仅仅只是低下头吻住了英那刚想抗议什么的唇时,时间都跟着静止了。

“嗯~哈~呼呼~”在吻到仿佛彼此都快窒息时,绯世终于松开了对英的钳制。

刚一被琲世放开,英就喘着气大喊,顺便拉远两人之间过近的距离,“呼~混蛋绯世!你到底是要干什么啊?”

刚重新感受空气美好的英,虽然内心满满充斥着,'明明内在只是个金木而已,为什么吻技会这么好!!这不科学,他是不是找人练过!!',但真正在意的还是他到底要做些什么。

被推开的绯世依旧紧紧盯着英,回味似得舔了舔上唇,“我就是想如果我们以前认识的话,我应该会记得这个感觉,然后看看能不能回忆起来~!”

看着眼前突然放弃面瘫,反而有点不正经的琲世,英脸上的温度渐渐升高,随后猛的把眼前的人一推,大吼道:“所以就算我们以前认识好了,谁告诉你我们以前一定接过吻的啊!!你会记得就怪了,笨蛋!!!”随后便以兔子般的速度逃跑了。

站在原地的绯世面色微红,整了整衣襟,微微笑着对远处逃走的人说着他听不见的话,“嘛~不是你说以前不重要的嘛~英~”手指抚上刚刚吻过英的唇,“下次试着做点更多的事吧!”想到这儿琲世嘴角的笑容又扩大了几分,随后以喰种的速度朝着那人跑远的方向追了上去。

“总有一天会让你亲口承认的,英!”


评论(5)

热度(87)

© DLuffy | Powered by LOFTER